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125|回复: 3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 05: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娘                                                                                                                
                                                      
                     陪娘走完人生路,我也老了。
                                                             ——题记

      七十七岁那年,娘住院了。从那以后,娘就再也没有走出医院那扇大门。
      
      娘的病是在一次门诊中偶然发现的,又经彩超查予认证。突如其来的结论让我们十分惊愕,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一下就成了无可药救的痼疾。焦心的不安与惊疑催我们马不停蹄赶往省城医院,请专家会诊。复查的结果肯定下来了,没错,两地医院结论一致。一瞬间,天仿佛塌了下来,世间黯然无光,令我迷茫。情感天地宛如突遭汶川地震,眼前一片废墟,支离破碎让我措手不及。我的心骤然掉进了冰窟,一身雪凉,两手颤抖。啊!我将如何面对苦命的老娘。             
       娘的病让我们家人彷徨,令我们纠结。在冥冥的痛苦中想到一旦失去了娘,莫大的恐慌将我们推向人生悲哀的断崖。
                                                1
         
        面对那张沉重千斤的检验报告单,止不住手中的哆嗦,我们乞求的眼神茫然地张望着那一群白衣天使,祈望从他们那里得到一幅救命良方,能药到病除,盼妙手回春。
       然而,专家开诚布公明确、理性地给予我们中肯建议;这么大年纪的老人,体弱已经不起手术的高风险了,也没必要去承受手术后续治疗的更大痛苦。这是目前医疗技术无法解决的难题,面对现实,还是回去保守治疗为好。
       专家推心置腹的一席话,贴心。也让我们陷入一旦闪失的无比悲悯之中,人不能没有娘啊。
       人的一生中,会遇到很多不可确定的因素,在你预感不到中,又随时出现在你面前,让你始料不及,让你惶悚不安,甚至叫你痛苦不已,悔恨终生,娘的患病就是如此。
       老人家自五十年代起一生致力于繁琐、繁重的小学教育工作,在教书育人当园丁,三尺讲台度春秋中。终身不忘为人师表,一心服务大众子弟,勤恳为人、踏实做事。退休后,身体尚可,锻炼之余,外出办事,有车不坐,坚持徒步。老了,也无须过多操心儿孙事,乐在老友交流中,亦能安度晚年。             而今这一膏肓之疾悄然而至时,令我们感到惊慌,进而恐惧,甚至绝望。想起来,揪心的撕痛让我们不敢去触摸那些可骇的想象。除扼腕长叹外,更多的是迷蒙与无奈。
                                                               
                                                   2
      
        娘是在最后两个月才住进医院的。那时,身体的反应已进入了虚弱阶段。      

       之前,娘的一切照旧,按她平时的生活规律起居,看不出重病的模样。期间,我们还特意安排家人陪同她与父亲专程去厦门孙子那里观光一览,让她一生首次尝尝乘坐飞机的趣味。旅游归来,老人家兴奋之至,分外愉悦。只是感觉出了一趟远门,精神疲乏,体能特别的劳累。回来一段时间后,娘的病情开始有了变化。
       娘住的是一栋四层楼的老内科病房,没有电梯。四人一间,还算宽敞,配有内阳台,也好活动,过去娘为美尼尔氏症的毛病也曾住过这里。主治医生是娘教过的小学学生,见面时,医生详装说:“李老师,哪里不舒服了?”娘强笑出平静的面容朝昔日的学生答道:“唉!老了,冇得用,又来给你添麻烦了。”医生说:“您莫着急,老年自然现象,疗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娘欣然地点了点头,就这样,娘在医院住了下来。
       娘素来睡眠质量不好,白天睡了,晚上更难入眠。起初,娘难熬病房晚上漫漫长夜的清冷与寂寞,她选择白天留院治疗,晚上住在家里。我们知道,娘是一个十分恋家的人。与家人在一起,娘就有话说,娘就有笑声。心情就开朗,精神就得到舒展,时而还插手那些细细碎碎永远做不完的家务事,不中意时,唠叨几句。在祥和的家庭氛围里,从她日益消瘦的脸庞上也能荡出几丝微微的笑容,一时抛开病痛的沉闷,轻松一下忧郁的心境。
      尽管娘不知道自己的真病实情,有时也喃喃自语念叨:“唉,都咯久了,也不见好一点,咯到底得个么子病啰?”每每在她的疑神与懊丧中,我们又不得不设法撇开她的话题,寻找些开心的话题来分散她的注意力。
       最令我难受的是,娘一生好强,什么事不愿多给别人添麻烦。早上安排的士送她到病房一楼时,下了车,要原地站上一阵,舒缓一下精气,然后才一步一级拉着楼梯扶手,慢慢地抬腿上到四楼。我伸手把住她的腋下想支撑她一点,她几次停下脚步,挺了挺身子,摆摆手,缓一缓气,有气无力带着埋怨的语气说;“你轻点,捻得我手杆子好痛。”其实,我只是轻轻地帮着撑一把,助一点力而已,都让她感觉特别的难受。
      后来,娘上四楼越来越吃力了。常常像拔河一样双手攀着扶手,躬着腰,使出全身的力气一拉一爬才踏上一级,不知是费力还是疼痛,面额是都沁出了汗珠。每上半层楼,就要在平台上歇上好一阵,一边张口喘着费力的粗气,路人见了,无不投来叹息的唏嘘与怜悯的目光,让我一旁尴尬煎熬而无地自容。每当早晨送她去医院上楼的那一刻,触此这一幕,我就感到万箭攒心,内心特别的难受,直至今日回想起来,让我一生永远的心痛。
       一次,我强行把她驮在背上,霸蛮背她上了一层。她拍着我的脑袋,拖着哀求的呼叫,让我把她放下来,还未立定,竭力长长地哀叹一声,痛苦地摇了摇头,气若游丝地对我说:“崽啊,不是我不要你背,你的背脊摁得我一身骨头痛。”说着,一向难流的泪珠从娘那凹进的眼眶里滴了出来。那一下,我骤然明白过来,娘一身骨瘦嶙嶙,皮包着骨头。在我夜晚帮她洗脚时,就感到娘的两条腿肌肉越来越萎缩。在背她上楼的抖动中,一身没有肌肉的垫衬,怎么不摁起她一身骨头痛呢。那种难忍的折磨,更让她感觉痛苦不堪。望着娘痛出的浊泪,我还能说什么呢?我默默地承受心如刀割的煎熬,紧紧闭住嘴唇,咬紧牙关,背过身体,偷偷在情感扭曲的脸上擦了把伤心的泪水,继续搀扶娘进到病房。
       那一刻,我为未能减轻娘的苦难,而刻骨至灵魂深处,绝望得无可奈何。
                                                                                                                                                                                     3      
           
       娘是个传统的女性,和天下母亲一样爱自己的家庭,爱自己的子女,爱自己的家人。撒播了自己一生的爱,唯独少了关注自己。如今我老了,又做了爷爷,每每回忆起娘的亲情,在心灵深处更感悟娘亲恩深的博大情怀,以致我常常在梦中见到她。
       人再霸蛮,也霸不过自然规律,娘最终还是强撑不起来了。倒在她毫不贪念的病床上。第一次真正领悟到什么是精疲力尽,体尝到心力交瘁的艰难,想下地,动不了。依恋家,回不去。整日里躺在病床上恍惚着眼神,身似浮云,行将就木痴痴地凝视着病房里洁白的天花板,静静地躺着,吃了呕吐,喝下反胃,人更加一步一步在消瘦,整日里面无表情,默默不语。一双眼睛目光无形从天亮张到天黑,从天黑又轮回到天亮,一日一日周而复始。我猜想,那是她最难熬的时刻,但她心知肚明,下不了床,悔恨再也没力气走回了家门。有时,紧紧抓住你的手就是不放。生怕你撇下了她。路,似乎将走到了尽头,她一直不吱声。
      娘一生不易。打我知事起,就因粮食的匮乏就没吃过饱饭。在被人们称作的上世纪三年自然灾害里,娘为减轻我不与家里老人争食的困境,将我带在她身边,娘倆共食她定量的三两米,常常是一钵饭逢中划开,一人一半,勒紧裤带才熬过那段最艰难的时光。那个时候,娘还在老家乡下教书,常有支农任务,晚上还得备课、批改学生作业。一天夜里,我被尿憋醒,朦朦胧胧见到娘捧着一钵子井水咕嘟咕嘟一饮而尽。当时,娘才三十岁的人,两脚浮肿,轻轻在腿上一摁就是一个坑。
       后来进了城,条件有了改善,才敢为我添了个弟弟。娘仍然在微薄的工资中克勤克俭生活着,常常五分钱酱萝卜送饭呷两餐,每月配供的十块豆腐干子是顶好的菜了。娘既要维持一家人基本生活,还要多多少少接济生活更困难的兄弟家人。一天放学后,娘为一学生走家访。结束时,带回来一大把老芹菜,我问她买咯多干什么,她说碰上菜场下班降价处理,拢共才五分钱,起码可呷三餐。望着娘说的这一道理,我无语了。我曾在一篇怀念三代三位女性的亲情文章里说到,娘在送我上山下乡插队农村临别时,在身上摸了又摸,从内衣里翻出一张皱巴巴的五元纸币硬要塞进了我的口袋。瞬间,我想到,她为此又要多呷好多日子的酱萝卜了。
       记得我下乡插队的第二年,我接到娘的来信,得知她突发胃出血被学校老师紧急送往医院,命悬一线。在医生抢救下,方才捡回了一条性命。其时父亲被下放到五七干校,我在农村接受再教育,家里只有刚上一年级的弟弟,在无亲无戚帮衬中,娘硬是靠自己霸蛮才度过了难关,信没看完,泪流满面。我失控的哭泣惊动了生产队长,他同情并准假让我回去看看娘。我思量后,谢领了队长的好意,我想我不能回去。一是我无钱买车票,回去了还要给娘添麻烦,增加她的花费负重。同时也想给贫下中农留下个好表现,带来个好的印象,盼望日后有个好出路。现在想起来,也许我当时被僵化得太绝情自私了。
                                                        
                                           4
        
        娘最终还是走了。
        那是晨光熹微的一天清晨,娘在极度昏迷中又熬过了漫长的一夜。静静的病房,悄然无声,监视屏显示出娘的心跳已十分微弱,我目不转睛盯着那条夺命的曲线还在微微的波动,它无时无刻不在紧紧攥住我凝重的心魂,我直观感觉到娘已游离在两个国度之间,命悬一线。值班医生看了后,安排护士做好抢救准备,延缓生命。作为长子,我已想到了娘的后事,按照全家商定的预案,朝医生摇了摇头。我不想见到娘在人生的最后那一刻在人工按压或电击中复苏时更加痛苦的一幕。那种哀伤叫喊的凄凉,那种痛苦面目的狰狞,我实在见得太多太多了,感到那种抢救简直是在推残,是在折磨,是在尝尽人间强加在她身上的最后一种苦难。我寄托娘在平平静静,安安然然中长眠下去。
       我虔诚地守护在娘的身旁,注目那张早已枯瘦干巴的面庞,在宁静的曙光中仍泛出几分清秀的慈祥,微睁着浑浊的眼球,张目世界,我知道娘在念想着什么,但我已无能为力为她做点什么了。回天乏术,我感到的是亏欠。徒手无策,我对不起娘的养育之恩。如果能救娘的一命,要脚,从我身上锯。要手,从我身上砍。可是,娘到如今什么都用不上了。
        当心跳监视屏在微微的波动中平直一线时,娘的手指轻微地抽抖了一下,她的一切全归于平静了。按古往说法,阎王爷在为她超度后,轻轻合上属于她的那一页,带着生死簿召魂她走了。
        娘在无声无息中走得很平静又安详,又仍不放心她在这个国度里所眷念的一切,依然微睁两眼注视我们,难舍我们。我无语凝噎,苦楚地张手轻轻为娘拂闭那双永远慈善含笑的双眸,当我手掌触摸到娘枯脸高耸的颧骨时,我不由自主颤抖了,抑止不了的情感释放,压不住凄苦的泪水在于无声中簌簌地滚滚而涌,滴滴淋落在娘的身上。
       我无奈地仰天长叹;娘啊!娘!我不能再扶您了,您可一路走好啊······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4-1 06:43:33 | 显示全部楼层

   筱莜版主的一篇怀念娘的文章让看得泪流满面,每年的清明节就会想起亲人,在梦里见到的仍是从前的温馨,又是挂清的时候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 07: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佑平 发表于 2018-4-1 06:43
筱莜版主的一篇怀念娘的文章让看得泪流满面,每年的清明节就会想起亲人,在梦里见到的仍是从前的温馨,又是 ...


   谢黄大姐同感,娘是人生中最亲的人,娘在,家在。娘去了,家散了。希望有娘的天下人好好珍惜。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 11:53:49 | 显示全部楼层


  筱莜兄的一篇祭娘文写得感天动地,催人泪下,也不由得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娘,深有同感。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 12:5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4-1 11:53
筱莜兄的一篇祭娘文写得感天动地,催人泪下,也不由得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娘,深有同感。

x   娘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有着永远诉不完的亲情与思念。谢大方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 15:0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满怀深情,祭奠娘亲。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2 15:4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晓阳 发表于 2018-4-1 15:04
满怀深情,祭奠娘亲。


    绵绵细雨清明情,祭奠亲人来感恩。谢晓阳兄情谊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04: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  人再霸蛮,也霸不过自然规律,娘最终还是强撑不起来了。。。。。。
  娘在家在,娘走家散,这话实在,
看了悠版的娘  文后,感慨万千,我的娘是1962年去世的,是过苦日子饿。。。。。。

唉  往事不堪回首哦。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07:45:03 | 显示全部楼层
    筱莜兄的一篇思母文让我感概系之!我的母亲也是终身当小学教师, 已走了15,思母之情我仍依旧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11: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筱莜 发表于 2018-4-1 12:50
x   娘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有着永远诉不完的亲情与思念。谢大方关注。


               贴段文字凑热闹:
   母亲您在天堂还好么?春雨下了几遍后,清明就近了。每年这个时候,我才惊觉漫长的时光里早已没有您的身影。您已走远,远得我心空眼空,远得我手足无措,真要追寻您却遍地无路。距离您的离开已经十年了,但时间的流逝并不能消退对您的思念。当我们搬家时,我也将您生前睡过的床搬入新居,毫不在意它式样老化。很长时间以来,我的内心总是有一种莫名的空落感,伴随着的是一次次梦中您那慈祥的面孔。我不断的沉思,追问这其中的情结所在。最后我找到了,让我放心不下的是我对您永久的牵念。为了却我内心的这份夙愿,我还是决定拿起这支久违的笔写给天堂的您,以表达我对您沉痛的思念。我相信,假如真有所谓灵魂存在的话,您会泉下有知的。望您在安息之余,读一读儿子对您的这份思念。
都说人自从生下来就已注定一生坎坷,无牵无挂的来,又心事重重的走。您的人生就是这么在坎坷和艰难中一路走过,最后匆匆地在您人生道路上画完一个句号。这种艰难是我用语言和文字所无法表达的。您的一生只有付出,没有回报。尽管您一生平平凡凡,1941年从湖南省第一师范毕业后,一直从事教育工作,抗战时期的四保育院、靖港完小、省三幼儿园、吉首一小、韭菜园小学都留下了您的足迹。如果说您辛苦了一辈子获得了什么?那么您的收获不仅仅是养育了子孙后代,更是培育了许多桃李,教会了他们文化知识和做人的品德。更重要的是您面对困境时,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坚强的意志,赢得了后辈们对您永远的尊敬。如果让我对您的一生做个评价的话,我不知该如何说好,因为太多太多的往事,不愿再提起。也许只有在您的追悼会上那幅高悬的挽联:“八旬勤教化谨遵师范三千弟子。六月悲萱草独撑家业五十春秋。”才是对您一位普通的小学教师一生最好的写照。
   在我的印象中,您的宽容是最让我敬佩的。您曾说,忍耐能使人逢凶化吉,转祸为福。您从来没有跟同事红过脸、与邻居们吵过嘴,在楼上楼下您的人缘也是最好的。您的包容和处事的态度,时刻是我们后辈学习的榜样。您一生勤俭,碰到一张纸,一粒粮食都会捡起来,我知道这也是由于当年家庭所迫而形成的习惯。虽然后来家里条件好多了,但您的节俭仍然无可挑剔,这种习惯也在后辈们当中得到了很好的继承,因为我常会听到您:“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叨念。您含辛茹苦对我的培育,是我这辈子永远不会忘记的。记得读小时,一个喜弄恶作剧的富家同学,趁我不备将一把鸭毛捂在我脸上就跑,性格暴燥的我毫不示弱立马就追,见他边逃还边骂娘。我愤怒地捡起一粒石子,将他的后脑壳打了个正着,顿时白衬衣上血迹斑斑。晚上他家长拿着带血的白衬衣来我家投诉,母亲连连道歉后,拖着我跪下并扒掉上衣,手执大把楠竹丫枝一顿猛抽。见我身上显现血印后,那位家长知趣的走了,我还在等待挨打时,却听见母亲的哭泣声:“儿子,你为何这样不争气?!”。我也哇的一声哭了:“妈妈您莫生气,我再不会闯祸了”。从那次起我的性格改变了好多。还记得在一中读书的时候,虽然离学校很近(校正街一清水塘)我却固执的要寄宿。尽管您并不赞同,但在我每月初去学校的时候,仍然按时给我十元生活费(伙食费九元.零用一元)。我心里很明白,那时您每月工资也就三十多元,而且还要负担外婆。每当回想起这些时,我的心总是一阵阵酸痛。
您的离开是我最大的伤痛。如果说,今生我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后悔自己在您那晚久久不能入睡时,没有意识这是您心脏在发病。因为在您去世的前一个月,您在省人民医院体检时,医师还说这个老人的内部零件还蛮好。我们都庆幸您能安度晚年的时,却意想不到心脏骤停给您的生命道路画上句号。
    令我悲伤的是,120的急救也未能挽回您的生命,不到半小时您就离我们而去。但使我宽慰的是:您顽强的等到了在重点工程加班的孙子回来,并叮嘱他早点休息后,就驾鹤仙游,没有半分痛苦就像已经沉沉睡去,安祥的走了,留下的是我内心的悲恸。您走的那一刻,面容是那么慈祥,但留给我们的是永远的悲恸。那天我哭的稀里糊涂,我真的不知道您离开后,何时再能相见,我只知道母子之间的回忆到此为止将永远封存。
    回忆过往的种种,回忆起和您一起生活的一幕幕,仿佛一切近在眼前。回归现实,却只有泪眼朦胧,恍若身处迷离的梦境……好怀念那个时候的母亲……可是转眼间,母亲匆匆地离开了我们……这一切都是那么来得突然……
   在送别您的路上,我哭喊着“母亲,我永远见不到您了!我好想您!”可是,任凭我喊得声嘶力竭,任凭我喊到泪眼模糊,母亲都不会再答应了……母亲,希望您在另一个世界一潇湘陵园幸福开心地生活着……
    我们在这个世界也要努力地工作,好好地生活,而且每天都在为您深深地深深地祝福着……
         母亲,我好想念您!您听到了吗?!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3 14:4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8-4-3 11:22
贴段文字凑热闹:   母亲您在天堂还好么?春雨下了几遍后,清明就近了。每年这个时候, ...


   读了耕兄的帖文,一是亲切,二是崇敬。人都是从最基础的小学教育开始启蒙,学习文化,接触文明,然后一步一步学习深造,不断进取,成为人才。为此,我敬佩您的母亲为民族教育的发展而流下辛劳的汗水,培养一代又一代小小的学子。在清明之际,让我们共同缅怀她们——我们的母亲。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3 15: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地牛 发表于 2018-4-3 04:19
。。。。。。  人再霸蛮,也霸不过自然规律,娘最终还是强撑不起来了。。。。。。
  娘在家在,娘走家散, ...


   1962年去世的娘,才刚刚过完那段最苦的时光,自然少不了贫病加饥饿,不然不会死那么早,同情您那苦命的娘。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4 00:56:09 | 显示全部楼层
筱莜 发表于 2018-4-3 15:00
1962年去世的娘,才刚刚过完那段最苦的时光,自然少不了贫病加饥饿,不然不会死那么早,同情您那苦 ...

  母亲娘亲!儿女们过两天就要去看您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4 05:5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海绵 发表于 2018-4-4 00:56
母亲娘亲!儿女们过两天就要去看您了......


     春雨细润心,清明祭故人。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4 06: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筱莜 发表于 2018-4-3 14:48
读了耕兄的帖文,一是亲切,二是崇敬。人都是从最基础的小学教育开始启蒙,学习文化,接触文明,然 ...
   贴首友人所作《江城子. 清明忆母》词,同怀娘亲:“带雨梨花雾正浓, 叹清明, 又清明。杜鹃零落,欲泣总无声。小径飞烟愁面冷, 人未至, 泪先盈。魂牵梦绕忆娘亲, 怎忘情, 这伤心!句句叮咛犹在耳, 风过处, 细聆听。”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7 16:2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8-4-4 06:33
贴首友人所作《江城子. 清明忆母》词,同怀娘亲:“带雨梨花雾正浓, 叹清明, 又清明。杜鹃零落,欲泣总 ...


  “魂牵梦绕忆娘亲,怎忘情,”这句话我记住了。谢耕兄所荐好词。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7 21:37:02 | 显示全部楼层
筱莜 发表于 2018-4-7 16:27
“魂牵梦绕忆娘亲,怎忘情,”这句话我记住了。谢耕兄所荐好词。


    213413j4xjk8rkq6kxr7hy.jpg

我母亲于1938一1941在省第一师范就读(前右1穿黑旗袍者)。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7 22: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筱筱版主忆娘亲的佳作看的我悲泪滾滾,母亲因慢粒性白血病医治无效,终年没满59岁,眼睁睁不忍离开我们三个儿女已有44年,每逢清明欲断肠!

                 《眼儿媚》•怀念慈母
     怅望天边月空眸,咸泪滿眶流,牵挂儿女,终前嘱咐,双目忧仇。
     缅怀四十春秋梦,不见母亲幽,仰天长叹,肝肠寸断,思念心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8 14:5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8-4-7 21:37
我母亲于1938一1941在省第一师范就读(前右1穿黑旗袍者)。


   我认为;育人是一项崇高的职业。我当年民办教师伙伴若干年后对我说;“你当时不走(指招工),早当校长,工资比你现在多得多。”这也是实话,现实确实如此。但我还是要回城。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8 15: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森林 发表于 2018-4-7 22:21
筱筱版主忆娘亲的佳作看的我悲泪滾滾,母亲因慢粒性白血病医治无效,终年没满59岁,眼睁睁不忍离开我们 ...


   文不是佳作,而是引发你想起了苦难的母亲,在思念中,在情感里催你泪下。
   你是学医的,看到离去的人不少,多数是睁着眼走的,在文字的描写下被发挥出各种色彩,其实应该是一种生理还是物理现象。我父母离世是睁着的,均是我为他们拂闭了双眼。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12-14 19:06 , Processed in 0.368744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