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487|回复: 41

【回望50年】可怜的桥夫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3 16:48: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望50年可怜的桥夫子
                           (旧作重发)

  “桥夫子”姓周名铁桥,大家都习惯叫他桥夫子,1965年由长沙浏阳河街道办事处下放到靖县。
    我们同坐一列火车,又同上一辆汽车,翻过螺旋式的雪峰山,来到靖县铺口后才分开,他分到坝阳坪大队地梦生产队,我分到金麦大队四生产队。
    我和桥夫子在那批知青中年龄最小,个子最矮。记得上火车的那一刻,我母亲红着眼圈嘱咐我:“到农村后要来信,要和知青搞好关系,莫到塘里游泳。”
    桥夫子的母亲摸着他身上穿的那套新衣服:“伢子,到乡里要爱惜,下田要记得换衣,天冷要记得加衣,要按时呷饭,头一莫跟别个扯皮吵架,过几年就会回的,要好生在乡里搞。”
    火车开了,她们哭了起来,胸前被泪水打湿,我和桥夫子都忍不住哭了。
    一会儿车厢里传来歌声,我们又得混在一起唱起了歌:到农村去,到边疆去……
    3天的路程,我一直同桥夫子在一起,我发现他眼睛总是红红的,眼睛有些瞟,望人总是斜着眼望。他的视力特别差。他不讲多话,你问他几句,他答几句,说出话来慢吞吞的,而且,我还晓得他小学都没有毕业,连信都不会写。我和他比了一下高矮,他比我还矮些(我那时才一米五)。
    他下放的地梦生产队离我们金麦六里路,隔着一座高高的地梦山。我们每次见面都是在赶场时碰到。每次都是我喊他,他从来不叫我,有几次我走到他面前,喊一声:“桥夫子,赶场啊?”
    他抬了抬头,瞟瞟眼睛:“喔,原来是你哟!”
    我晓得,桥夫子并不是架子大不理人,而是眼睛看不清。
    在农村那些年过起来虽慢,但回想一下又快,一眨眼工夫就是8年。我那时已经是两个儿子的父亲了,桥夫子还是没有招工走,还是在生产队出工,他的个子稍微长高了一点,但身体强壮多了。
    我记得最后一次见到桥夫子是1973年的冬天,我修木溪水库路过他们坝阳坪的工棚,那天特别冷,我穿着棉大衣还觉得一身风钻钻的。桥夫子却穿着条短裤站在工棚外洗澡,我一眼望见他那一身肉霸霸:“桥夫子,各冷的天你在外面洗澡不冷呗!”
    他抬头望了望,又瞟了瞟眼:“原来是你喔,到各里来修水库?”
    我点点头:“你快把衣服穿哒,莫冻哒!”
    “不要紧,不要紧,我搞惯哒,听说你做木工做得蛮好。”
    我连忙回答:“是的,是的,反正我们队上木材多,随我砍砍剁剁。”我说完催他快把衣服穿上再讲话。
    他迅速穿好衣服,硬要留我吃饭,说他有饭票子。我说还要赶回去砍柴,屋里柴烧完哒,天冷细伢子冷。他又说近几年搞了好多木材,准备以后带回长沙,我鼓励他多搞些木材,总会有机会回长沙的,他听了微微一笑,笑得那样甜。
    我拍拍他强健的身体,离开了他,没想到我们这次相见成了永别。
    半年以后,我听到一个惊人噩耗:桥夫子在县城被铁路局的汽车给撞死了,真是晴天霹雳,那么强壮的桥夫子,下农村9年才24岁,唉呀!我们的桥夫子,你实在走得太早。
    不久,我在铺口赶场遇到了坝阳坪知青谭兴年、孟海丽夫妇,他们对我讲述了桥夫子出车祸的经过。那天下午他们夫妻二人同弟弟谭兴震、桥夫子4人一起到县城玩,在西街那家饮食店吃面,面还未下锅,需要等一会工夫。
    桥夫子的肚子太饿,于是,他骑上谭兴震刚买的单车,到汽车站旁的饮食店买些包点来,他骑上车后说了一句:“我很快就回。”
    孟海丽还嘱咐他:“快去快回,面就要上桌了。”
    面端上桌,桥夫子却还没有回来;他们把面吃完,桥夫子也还没有回。眼看桥夫子的那碗面都凉了,天快黑了,桥夫子怎么还不回呢?汽车站离这顶多两里路,他们有些等不住了,决定去看一看怎么回事。
    当他们走到半路那小拱桥边时,围着好大一堆人,只听见有人在说,铁路局的汽车撞了一个骑单车的人。他们走上前一看,只见地上撞倒着一辆单车,旁边有一滩血,谭兴震立刻认出这是自己那辆单车。不好了,桥夫子被汽车撞着,人已经送到医院去了,3人立刻赶到医院,可桥夫子已送进了太平间。
    谭兴年摸着桥夫子的脚,脚还在发热,顿时,3人失声痛哭起来。
    桥夫子的母亲被接来,她见到死去的儿子悲痛万分,边哭边诉:可怜她白发人送黑发人。她丈夫死得早,拖儿带女刚好把儿盘大一点,办事处硬要动员他下农村,一天到家里动员好几轮,还许愿:到乡里锻炼几年就可以招回来。她娘哭得最伤心的就是:桥夫子下乡时穿的那套新衣服,是她用卖血来的钱帮儿子置的,她只望儿子在乡里平平安安,早点回来,帮她照顾弟弟妹妹,没想到九年还招不回,现在这一世都回不去了……她哭得好悲惨啊!
    但这位善良的母亲还是要求不要追究那位司机的责任,不要判他的刑,不要让他坐牢,自己的儿既然已经不在了,她不想别人的儿子再受苦。一席话讲得在场的领导都流下了眼泪,那位司机当场跪倒在她面前,连声叫妈妈,说今后我就是您的儿子。
    这位老实厚道的母亲没有什么要求,她只要求买两斤当归带回去就行了,县知青办答应了她的要求,送了两斤当归给她。
    桥夫子安葬在坝阳坪的山脚下,在安葬他的那天,知青王昌适(他当时已成为地区医院的医生了)参加了。他闻到棺材里发出的臭气,立刻要求打开棺材检查一遍,结果发现桥夫子脸上起了“蛆婆子”。他洒上酒精,并用筷子将蛆婆子一条一条的夹走。同桥夫子一个组的老知青刘金生跪在棺材面前哭得好伤心:“桥夫子啊,你走得太早,太急……”
    桥夫子唯一的财产就是那些木材,县政府、铁路局安排车将那些木材送往长沙,这也是桥夫子生前的愿望。木材运到家时,他的弟妹伏倒在木材上哭得惊天动地:“哥啊,哥啊,你下时乡时对我们说,要我们在家听妈的话,你过几年就会回来的,我们在家听妈的话了,在等你回来,等了这么多年你还不回,我们天天盼着你回啊,哥,我们做梦都梦到你回啊!你怎么就这样回来了……”
    听谭兴年夫妇讲完,我又想起九年前我和桥夫子离开长沙的那一幕情景,他母亲千叮咛万嘱咐,要他好好在农村干,几年就会招回来,没想到9年后,回来的却是一车木材。
    桥夫子离开人世间整整34年了,在农村9年中,桥夫子一直勤勤恳恳的出工干活,在文化大革命中,他从未参加任何造反组织,他从未得罪过任何领导和社员,但几次招工总没有他的份。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可这祸偏偏让这位老实巴交的桥夫子给碰上,他招谁惹谁了?不就是骑辆单车嘛,但汽车偏偏从后面冲来把他撞死(当场有人目击),我真要控诉这位莽撞的司机,你草菅人命,你丧了天良!
    我还要为桥夫子这样的知识青年讲句公道话,他没有文化,却背着知识青年的名义下放,他下放时还未成年,现在不是讲招收童工犯法吗?那时偏要将这些未成年人送往乡里去当“童农”,这算是犯法么?
    天下知青是一家,这话讲得不错,但我还是要讲一句,天下知青分三种:
    一种是那些文化程度高,家庭出身好,有背景,有靠山的高干子弟,他们下乡不到几个月统统招回城,他们有金色的外衣,他们下乡是来镀金的,他们应称“镀金知青”。
    二种是那些文化程度高,但家庭出身不好,不能继续升大学的那些知青,但他们毕竟读了十几年书,下乡时已成年,还有些社会经验,能过独立生活,后来回城还能够考大学,毕业后能分配一份好工作。他们应称“正宗知青”。
    三种就算桥夫子这类知青,一没有文化,年龄又不大,家庭不富裕又没有背景,在农村招工无份,考学校又不行。回城后没有一份好工作,现在又轮到他们下岗,这第三种应称“名义知青”,是知青中最可怜的知青。
    桥夫子算第三种知青中连命都保不住的知青了,我要为我们的桥夫子喊声冤:桥夫子,你真不值啊!你真可怜




                              2007年清明写于长沙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3-13 16:55: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令人想起就心痛的冤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3 21:0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桥夫子令人心痛。幼年下农村,既非青年,又无文化,怎么就算“知识青年”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3 21: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15岁的城市小年青,远离自己的家人老母,苦干了8年,吃了那么多的苦都挺过来了,人有旦夕之祸福,可怜的桥夫子因车祸英年早逝,桥夫子的命怎会这么簿呢?难道人的命真由天定?鬼使神差赶都要赶到到县城那个地方去……
   老实厚道的母亲没有什么要求,她只要求买两斤当归带回去就行了,县知青办答应了她的要求,送了两斤当归给她。——善良的母亲,你怎么就不找肇事司机领导的麻烦呢,至少要他们单位解决一个孩子的就业问题啊。我记得1983年我已经在铁路分局担任调度工作,那天上班,人祸从天降,浪石坪至小水铺区间,一列货物上掉下来很多大枣,附近20多个村民只管在道心检枣,火车来了鸣笛也听不到,一家伙压死5个,火车停下来了,村民围攻司机,司机逃往上山,后来铁库分局处理伤亡事故,这起重大路外伤亡事故铁路本没有责任,硬是拗不过村民,解决了两个招工到铁路。
    善良的母亲还是要求不要追究那位司机的责任,不要判他的刑,不要让他坐牢,自己的儿既然已经不在了,她不想别人的儿子再受苦。一席话讲得在场的领导都流下了眼泪,那位司机当场跪倒在她面前,连声叫妈妈,说今后我就是您的儿子。——这个肇事司机后来也不知道兑现自己的诺言没有。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3 21:3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3 21:37:16 | 显示全部楼层
令人扼腕的桥夫子!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3 22:0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桥夫子安葬在坝阳坪的山脚下,在安葬他的那天,知青王昌适(他当时已成为地区医院的医生了)参加了。他闻到棺材里发出的臭气,立刻要求打开棺材检查一遍,结果发现桥夫子脸上起了“蛆婆子”。他洒上酒精,并用筷子将蛆婆子一条一条的夹走。同桥夫子一个组的老知青刘金生跪在棺材面前哭得好伤心:“桥夫子啊,你走得太早,太急……”  ——晏生
   
   桥夫子是“知青”中最可怜的一种人! 晏生哥倾注深情写出的文字,每看一次,都令我感到心情压抑得
透不过气来……   
                 诚愿桥夫子小兄弟 在天堂一切安好!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3 23:58:11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3-13 16:55
一个令人想起就心痛的冤魂!

回大方兄弟:这篇文章在才女易山的帮助下,改编成朗诵篇。我尽情地朗诵过。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15:27:19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子地夜话 发表于 2018-3-13 21:02
桥夫子令人心痛。幼年下农村,既非青年,又无文化,怎么就算“知识青年”了。

   回天子地夜话兄:这里我把知青分成3种:“镀金知青”“正宗知青”“名义知青”我和桥夫子都属于“名义知青”!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15:4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3-13 21:17
一个15岁的城市小年青,远离自己的家人老母,苦干了8年,吃了那么多的苦都挺过来了,人有旦夕之祸福,可 ...

这个肇事司机后来也不知道兑现自己的诺言没有。


   回人静版主:听说那位司机起先几年还来长沙看望桥夫子的母亲,后来就不知怎么样了。至于安排弟妹工作一事根本没有提到过,那位跪在地下哭桥夫子的刘金生提出过,要给予桥夫子家人一点经济补上,不知县知青办同意了没有,桥夫子多年攒下的一些木材是派铁路局的车运回了长沙。反正桥夫子的后事都是由县安置办一手办理的。知青都无法插手!居然还有外大队显积极的知青站在县安置办一边说话,说刘金生想借此敲钱。事情过去几十年了,这话不提就罢了,提起来我就气愤!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4 15:5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等还幸运地活着,乃不幸中的万幸呀!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4 16:24:47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晏生 发表于 2018-3-14 15:46
这个肇事司机后来也不知道兑现自己的诺言没有。

能将桥夫子的弟弟或妹妹安排一个到铁四局工作才是真正解决了桥夫子的家庭困难。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5 08:0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隐士安:可这不测风云与旦夕祸福,偏偏让老实巴交的桥夫子遇上了。真过不得想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5 08:42:55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下放时还未成年,现在不是讲招收童工犯法吗?那时偏要将这些未成年人送往乡里去当“童农”,这算是犯法么?
  我们1963年到江永的知青中还有13岁(1950年出生)的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6 17: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苦命桥夫子的遭遇真让人心痛,年幼就成为童农,没文化披上了知青的外衣,为饱肚买包子命丧汽车轮下,白发人送黑发人……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6 23:05:43 | 显示全部楼层
笨笨牛 发表于 2018-3-13 21:37
令人扼腕的桥夫子!

    谢谢牛哥的跟帖!桥夫子在农村9年中,一直勤勤恳恳的出工干活,在文化大革命中,他从未参加任何造反组织,他从未得罪过任何领导和社员,但几次招工总没有他的份。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可这祸偏偏让这位老实巴交的桥夫子给碰上!确实令人
扼腕!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7 19:08:05 | 显示全部楼层
谈天 发表于 2018-3-13 22:02
桥夫子安葬在坝阳坪的山脚下,在安葬他的那天,知青王昌适(他当时已成为地区医院的医生了)参加了 ...

回谈天:我流着泪哭喊着桥夫子:朗诵——怀念我的兄弟桥夫子

    http://www.hnzqw.com/thread-1446-1-15.html视频网址

怀念我的兄弟桥夫子(朗诵)

峭壁松 二胡伴奏《江河水》





  
    他叫周铁桥,知青都叫他桥夫子。桥夫子,我今天领到养老金,又想起你来了。45年前我俩刚满15岁,一无知识,二不是青年,却背着知青的名义上山下乡。
    我俩同坐一列火车,同坐一辆汽车,翻越雪峰山,行程千多里,来到穷山沟里,开始走一段我们别样的人生苦旅。


    我居身金麦,你寄寓坝阳,我们中间隔着一座高高的地孟山。于是,我俩在赶场的铺口见面叙谈。你的眼睛看人不清,总是我先喊你,接着我们在茶林里聊天,才知你的境遇还不如我,你只读了3年书,连信都不会写。
    9年的岁月让我成了几个孩子的父亲,而你还是孑然一身,茕茕独行。这时的你已不是刚下乡时那样孱弱,已然一个农村的汉子了。我猜你不会在乡下安家,因为你的老母亲和弟妹等你回去,你的父亲早逝,你是他们的依靠。
    而你突然就死了,死在24岁的宝贵年华。是一辆货车撞倒了你,你从地上爬起来,只说了一句话:你是怎么开的车?接着倒下,再也没有起来。
    你不应该死的,你很强壮,大冷天你洗冷水澡,结实的臂膀我看着都羡慕,你几年里攒下一些木材,打算带回长沙家里,我知道,你有许多对未来生活的计划。
    桥夫子,你白发的母亲对你哭喊——你爸死得早,她拖儿带女刚好把你养大,你就被动员下乡了。你知道吗?你下乡时穿的那套新衣服,是她用卖血的钱给你置的,她只望你在乡下平平安安,早点回来,帮她照顾你年幼的弟妹。可她盼啊,盼啊,盼了9年你还不回,现在你可永远都回不去了……

    这位善良厚道伟大的母亲哭完后没有什么要求,她只要买两斤当归回去补补身子,她还说:自己的儿子不在了,不要追究那司机的责任,她不想不要让人家的儿子坐牢受苦。一席话说得那司机跪倒在她面前哭喊着:妈妈,我就是您的儿子,您就是我的亲妈妈,我一定为您养老送终……
    桥夫子,攒下的木材按照你的心愿运回了长沙,而你,却永远留在了坝阳山下,再也实现不了回长沙安家的梦想。你知道吗?你的木材运到家时,你的弟妹哭叫着:哥啊,哥啊,你下时乡时对我们说,要我们在家听妈的话,你过几年就会回来的,我们在家听妈的话了,等你回来,等了这么多年你还不回,我们天天盼着你回啊,哥,我们做梦都梦到你回啊!你怎么就这样回来了……
    桥夫子,我的兄弟,我们一起下乡的伙伴都老了,只有你还停在24岁的年华里,静静地躺在土里。每当回想起你,我就心疼难忍,桥夫子,你真可怜,真不值啊!但愿你的魂魄听见我说的话,但愿你在青山绿水中知道我们常常怀念着你。
   
    桥夫子,我还要说,如果你还活着,今年也该退休了,也和我一样能拿到养老金了。

                                      2010年改编于长沙
     (注:这篇朗诵文根据《可怜的桥夫子》改编,这里要感谢易山的大力帮忙)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8 06:2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晏生 发表于 2018-3-14 15:27
回天子地夜话兄:这里我把知青分成3种:“镀金知青”“正宗知青”“名义知青”我和桥夫子都属于“名义 ...

晏生君:按照桥夫子的具体身体条件,当时浏阳河路街道办事处应该送他去社会福利院,读完小学,再学习按摩,让他掌握一门谋生的技能,才是对的,是对人民负责的工作态度。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8 09:47:1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8-3-14 15:53
我等还幸运地活着,乃不幸中的万幸呀!

   李耕言之有理,留得命回城乃不幸中的万幸,最不值的就是客死他乡的知青!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8 17: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晏生 发表于 2018-3-17 19:08
回谈天:我流着泪哭喊着桥夫子:朗诵——怀念我的兄弟桥夫子

    http://www.hnzqw.com/thread-1446-1 ...



晏生哥:激情的朗诵,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你是位极有同情心的铁血汉子!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12-12 00:22 , Processed in 0.386832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