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961|回复: 17

乡村印记之: 周七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1 05: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乡村印记之: 周七

     周学文是我下乡插队时,村里的一个青年农民。当地人将那些爱热闹,喜欢逗把,搞恶作剧的人都称之“闹子”,周学文就正是一个咯号角色,所以大家都叫他“周闹子“。那时他已三十岁出头,却还是个快乐的单身汉。他那张被太阳晒得很黑的四方脸上,长着一双喜睁不喜闭的细眼睛,眼神里却透出几分灵气。他不仅抛粮下种,扶犁掌耙件件皆能,还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泥匠和木工手艺,间常外出赚点活泛钱。在队上出工时,只要他在哪丘田里做事,那丘田便会不时飘出嬉笑声。闹哥整天象上满了发条似的,讲笑话,哼小调,唱花鼓戏,总有讲不完的话,唱不完的调。插田时,他会邀一位高手一左一右有意将他不喜欢的某个人夹在中间,然后他就和高手鸡啄米似的使劲往前插,一会儿功夫那位背时鬼,便被关在两边插好的禾苗中,这一手谓之“关巷子”。留在巷中的秧把也尽是人家不要的牛婆秧(没洗干净,每把又大的秧把子),害得你越插越慢,一身泥水,叫苦不迭。这时闹子哥会象得胜的将军一样,站在田埂上拍手大笑,念念有词:“关鸡、关鸭、关猪婆,得本事你莫插禾”。歇气时闹哥更是风头出尽,他会用稻草去“须”欲睡人的鼻孔、耳朵;或是用田泥巴做成一具男性的生殖器,还沾上丝草,活灵活现的去逗姑娘大姐,羞得红花妹子连忙捂上眼睛,惹得堂客们一阵“砍脑壳”“化生子”叫骂声,田垅里顿时充满了快活的空气。更有甚者,闹哥竟在一位平时十分小气的人,带茶水的包壶里偷偷地屙了一泡尿,害得别人吃了尿茶后,直到散工路上还在反胃。他善喜帮别人取小名,“背高峰”、“张三狗×”、“翘屁股”、“骚叫鸡“等都是他的杰作。连公社搞平田化那阵子,有丘又窄又长的田,也被他取名“狗卵长丘”,一直叫到至今。如此种种,人们以至忘记了他周学文的大名。但他对知青特好,因为他在家排行第七,我便叫他七哥。
    下乡不到半年,队上停止发放伙食补贴,加之不同校的知青也为了出钱、出力和的问题各有小九九,知青集体户就寿终正寝,各自过起了出门一把锁,进屋一把火的生活。散伙后,七哥主动包揽了为我打灶的业务。帮我打灶时,虽是做泥水活,他却穿着一件白大布衬衣和一条兰卡其布裤。“捡场啵”?我指着和好的砌泥和堆码整齐的土砖问道。“莫急,莫急”,七哥放下工具一屁股坐在我唯一的椅子上,“扯下四季卵谈,歇下到岸气,性急不经老呢”。他接过我泡的茶,掏出一包“红桔”香烟,翘起二郎腿吞云吐雾,一边还热情地告诫我,初到农村,凡事不习惯,头一做不得莫霸蛮,炸了腰就不得了。当七哥听说我有19岁时,突然问我:“你晚上睡觉‘扯风蓬’啵?”“扯风蓬”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蠢宝,就是晚上睡觉鸡巴硬不”?接着一阵哈哈,笑得我满脸通红。七哥丢掉了烟头,脱下长衣长裤,打着赤膊穿条花短裤,再系上一条腰围巾。口中念念有词“灶神、土地爷在上,保佑知青小李的灶又好烧、又省柴”。随即“嘿”了一声就开始为我打灶。这家伙,莫看他身材不高,不显得壮实,右腿还有点微跛,做事却真不含糊,几十斤一口的土砖在他手中如同摆弄小孩玩的积木,游刃有余,口中还不时唱出一首首山歌:“郎也乖妹也乖,郎进堂屋妹躲开,有情做个无情样,神仙难摸鬼难猜……”不到半日功夫,一口精致的园形单锅回风灶就打好了。我连呼“谢谢七哥”,并按队上的行市,掏出用红纸包好的1元工钱递给他,“呃!咯就小看了我周学文呢”,他不高兴地说:“金钱如粪土,仁义值千金,你是毛大爹的客人,当然就是我们贫下中农的客人,把么子钱啰。”面对如此的诚恳,我只好连忙收起了工钱,随即拿起七哥的砌刀放进水桶,准备洗干净。“呸、呸、呸”谁知七哥弹簧似的蹦起,飞快地从水桶中拿出砌刀,甩干水,用腰围巾仔细擦干,并在地上用力蹬了三脚,很恼火地说:“哎呀,李伢子,你咯会洗掉我的财气咧”。天晓得他竟有如此奇怪的行规,我慌忙表示歉意,“算哒,算哒,不知不怪,下不为例呢。”七哥说完又快活地哼起山歌,饭都不吃地走了。
    他打的灶果真好,火大,省柴,而且灶口上砌了一个圆洞,还可放把催壶(陶土烧制的圆形水壶)利用余火烧开水。从此我和七哥很熟了。他告诉我做各种农活,也教我一些出“大寨工”如何多挣工分的技巧,还不时为我同工而得不到相应的工分的事,挺身而出为我打抱不平。有回和队上的记工员吵得面红耳赤,甚至双方骂娘吐烂痰,险些动起了拳脚。
   一天晚上,我应邀到周学文家玩,走进他的家,全然没有一点单身汉的感觉。屋里屋外收拾得干干净净,门窗漆了油漆,墙壁涮了石灰水,卧室里那张做工精致的宁波床上,被子叠得棱角分明,被子中间也像当地布置新房一样插了一支手电筒。“要得啵?”七哥问我:“这床我自己做的,以后你讨堂客,做床铺算我的。”他胸脯一拍便走进了厨房,不一会便端出了火焙鱼,炒黄豆和辣椒萝卜,热情地请我喝酒。滴酒不尝的我以茶代酒与他对饮时,劝他大可不必为我而和记工员吵。七哥却双眼一瞪地吼道:“妈妈的×,老子屋里几代贫农,我怕他个卵,他(记工员)屋里还是上中农。”抽了一根烟,他又恢复了快活劲,指着墙上挂的自制大筒(二胡类),笑着对我说:“小李,你会拉花鼓戏吗?”“先听你唱,我再试一下看。”我调好了琴弦,七哥有板有眼地开了腔:“奴在绣房绣花棱,忽听门外梅花、莲花四季花儿开,情郎我的哥,你要交情晚上来……”他唱得有声有色,我却伴奏得十分勉强。“呃,你讲供销社的邹妹子长得漂亮不?”唱了几曲,七哥突然问道。我点了点头:“去称盐、打煤油时看见过。”“你晓得啵,邹妹子是我的结拜老妹呢!以后要批什么计划条子,买肥膘肉,你找我啰”。接着他还神秘兮兮地告诉我,邹妹子奶子大,很骚。他老倌在县里当官,比她大十几岁,一脸的麻子,长得又丑。有天晚上,邹妹子尿涨醒了,撒娇要老倌抱她屙尿,老倌怕死了嫩堂客只得照办。谁知那晚供销社进了贼牯子,躲在墙角,恰恰看到了这幕西洋镜,忍不住哈哈一笑,把她两公婆吓得要死,老倌手一松“咣档”,邹妹子一屁股把尿盆坐得稀烂……天啦,鬼知道闹哥是如何得到这等房中机密的。
    那年“双抢”后,晚稻长势很好,当村民庆幸今年会有饱饭吃时,想不到发生了虫灾,稻螟虫、稻飞虱猖獗。队上购买了一批高效剧毒农药“1059”水剂和“1065”“666”混合粉剂,出高工分派人专职打农药。“李伢子,跟我打药去啰”,听到这个消息,七哥找我说。“都说那二种农药很毒?”我有些害怕,“怕么子啰,人死卵朝天,死每天赚三十分工分,划得来”。在他的劝说下,我俩成了专职打药员。那个年代哪里谈得上劳动保护,一套旧长衣长裤,戴顶草帽,一条湿毛巾,这就是全部保护措施。
  虽然立秋了,“秋老虎”仍在肆无惮忌地施展它的威风,我和七哥一个肩背手摇水剂喷雾器,一个胸挎手摇干粉喷雾器,顶烈日抗高温,一丘丘田打药,刺鼻的剧毒农药味,让我透不过气,连周学文也全然失去了闹哥的风采,歇气时,满面仓白的我们脱掉衣裤,拧干带有农药味的汗水,赤身跳进村中的小溪洗了个痛快澡,然后在荫凉处大口大口的呼吸,仿佛要吐尽吸入体内的1059“和“1605”。缓过神来,七哥闹子的特点又发作了,“你晓得啵?队上那个梳着粑粑头,手脚巴壮,胸脯鼓鼓的堂客么?”七哥说:“她是富农焦三爷的儿媳妇。妈妈的×”七哥又骂道:“你莫看大队民兵营夏营长鳖满口马列,有回大白天,我看见他咯只骚叫鸡在茶籽林,抱了‘粑粑头’打啵呢。真的是背绿时, 害得老子生了几天‘挑针子’”。话题一转,他又指着连接小溪的一条水圳说:“这里一到春上好多柴鱼吃斗水,有天晚上路过这里,屎涨急了,就骑在水圳上丢堆,哪晓得,吃的空心菜没有切断,还有好长吊在屁眼上,柴鱼怕莫也是饿涝鬼,一齐过来抢食,我屁股一翘,竟钓了一条上来。”“哈哈”,讲得我肚子都笑痛。
    打药时,七哥异常认真,他此时的口头禅是“免得糟蹋到口的粮”有时一边摇动喷雾器,一边还骂虫子,“畜生,你们要吃老子的粮,老子就要你们的命”!打药治虫工作完成了,受伤的晚稻又恢复了青春,放眼望去,枝繁叶茂,绿油油的一片。那时真的蛮开心,大家快有饱饭吃了!
    修三线铁路时,七哥作为技术民工参加了修路大军,开赴怀化山区修三线铁路。但不幸的是,七哥却客死他乡,再也没有回到生养他的故土了。一位同去修三线铁路的知青写信告诉我,七哥所在的工兵营,提前打通了一条隧道。在庆功会后会餐时,他和别人赌狠吃酒而而驾返瑶池。对他的死,村里的人众说纷纭:有说周七闹连堂客都讨过,还不晓得女人是么子味,死得不值;有人却信誓旦旦地说:你们晓得个屁!供销社的邹妹子和他有“路”呢……
   时隔四十多年,现在每当我打开燃气灶做饭时,四方脸的七哥和那口单锅回风灶还会晃动在眼中,他仍然如故地打着哈哈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发表于 2017-10-11 09: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一个活灵活现的“周七哥”,总统妙笔生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1 13: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周七闹聪明能干,与知青相处不错,他有自己的行为准则和处事方式,尽管有不足之处,我行我素,他按自己的生活方式活着也知足了。在我们农场使用‘1605’和‘1059’剧毒农药时,是不准用在吃的作物上,一般用于棉花类不能吃的作物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1 16: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先生把个农村青年写活了,精彩!。周哥虽顽皮捣蛋,对人却不乏善良热情。可惜他年纪轻轻命丧黄泉,实在可怜可惜!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17:0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地人和 发表于 2017-10-11 09:11
好一个活灵活现的“周七哥”,总统妙笔生花。


   谢谢天地人和友首席关注我的习作!我意在湖知网上,和各位的交流中互补, 共度夕阳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18:5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枫树林 发表于 2017-10-11 13:08
周七闹聪明能干,与知青相处不错,他有自己的行为准则和处事方式,尽管有不足之处,我行我素,他按自己 ...


      回枫树林友:那埸虫灾来势很猛,敬业的陈队长急忙找公社批条子买了那二种农药。1605和1059确实是有机磷剧毒农药。资料介绍这些剧毒农药能通过皮肤、鼻、口、眼侵入人体,引起中毒,重则死亡。万幸那时我没有中毒。不然也上不得湖知网了,菩萨保佑!
       谢谢兄台一直关注我的习作!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1 21:0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将周七哥的为人描绘得栩栩如生,以俗到骨子里的语言反映农村当年的原生态生活。农民思想感情最朴实、真切。
    作者下农村不久,将自己融于农民之中,顶着骄阳和七哥撒农药粉,打剧毒农药,将一丘丘有稻螟虫、稻飞蛾的稻田挽救过来,使大家分到了粮食,但打农药身体是很有危害的,这种精神是难能可贵的。总之好文拜读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07:03:13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明 发表于 2017-10-11 16:14
李耕先生把个农村青年写活了,精彩!。周哥虽顽皮捣蛋,对人却不乏善良热情。可惜他年纪轻轻命丧黄泉,实在 ...


    回明明:岁月如歌,在不经意之间,我的黑发变成了银丝,青春的甜酸苦辣在我的脸上雕刻出了道道皱纹。但是将那些在记忆中留下的忧郁、伤痛、欢愉及感悟的往事写下来,我想是对自己当初的付出和逝去的时光的一种怀念,也是一种乐趣!
                          谢谢鼓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15:5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明 发表于 2017-10-11 16:14
李耕先生把个农村青年写活了,精彩!。周哥虽顽皮捣蛋,对人却不乏善良热情。可惜他年纪轻轻命丧黄泉,实在 ...



    哈佛大学的心理学家艾伦·朗格教授写了一篇《专注力是与岁月对抗的力量》的文章。朗格教授今年63岁,酷爱网球,年轻的时候,曾经因摔断了脚踝,医生说她再也不能打网球了,但现在她双腿健康,仍然在打网球。她集30年的研究与实践创造了“可能性心理学”。其研究假设是:“我们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或者能变成什么,一切皆有可能。而核心概念则是“专注力”。这里所指的专注力,是说我们需要时不时地停下脚步,思考一下我们在做什么,在某个情境下是怎样反应的,还有没有别的选择?换句话说,专注力就是一种简单的实践,要时常去留意新的事物、积极寻找差异。让自己对人和环境重新敏感起来,向新的可能性敞开、形成新的视角。”
    我觉得她说的颇有道理。时光冉冉, 我们已不再年轻, 尽量专注地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如在湖知网码字发图,我觉得也是一种乐趣!亦可延缓老年痴呆。
                   与明明友共勉!祝秋安!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3 12:40:45 | 显示全部楼层
乐观之人 发表于 2017-10-11 21:05
文章将周七哥的为人描绘得栩栩如生,以俗到骨子里的语言反映农村当年的原生态生活。农民思想感情最朴实 ...

   回乐观之人友: 蹉跎岁月中往事,虽已随着时光的轮回,淡了许多。但曾经那些忧伤、彷徨、期盼、恩怨的人和事,却依然会流淌在脑海中。故我也拿起笔写下了若干篇乡村印记。我想这就是人到老年,会突然醒悟:生命是有尽头的。
   杨绛先生说:“上苍不会让所有幸福集中到某个人身上,得到爱情未必拥有金钱;拥有金钱未必得到快乐;得到快乐未必拥有健康;拥有健康未必一切都会如愿以偿。保持知足常乐的心态才是淬炼心智、净化心灵的最佳途径。”
   德裔美籍人塞缪尔•厄尔曼写的一篇只有四百多字的短文《年轻》,首次在美国发表的时候,引起全美国轰动效应,成千上万的读者把它抄下来当作座右铭收藏,许多中老年人把它作为安排后半生的精神支柱。他在文中写道“在你我心灵的深处,同样有一个无线电台,只要它不停地从人群中,从无限的时间中接受美好、希望、欢欣、勇气和力量的信息,你我就永远年轻”…… 故我等应保持知足常乐的心态, 欢度晚年!与你共勉吧!
        谢谢你的鼓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3 15:4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版主说李根是农民作家,确实乡里乡亲人物他写了不少。
我看知网平民作家也非李耕莫属,别忘记他笔下校正街上那些街邻们。 李耕下乡几年、在基层工作好多年,最了解底层百姓疾苦。他厚积薄发,加之文学功底好,写草根百姓题材似如鱼得水,大作家也不如你!
   我下过乡,回城后又是在泥木队干活,这周“闹”哥我似曾相识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5 05:56:06 | 显示全部楼层
麓山远眺 发表于 2017-10-13 15:47
夜深人静版主说李根是农民作家,确实乡里乡亲人物他写了不少。
我看知网平民作家也非李耕莫 ...


    回麓山远眺姐:我是在平民环境长大的,在人生的经历中, 又耳濡目染形形色色的平民人物的言行、轶事。人上了年纪,埋没在骨髓里的一些酸甜苦辣的凡人轶事,似乎又在如蛇一般蠢蠢欲动,它带给你一种难言的痒,而这种痒,只有用手里的笔和一段段饱含深情的文字才能够制止它的蔓延。故促使我这个“万金油”尝试将之跃于笔尖。有些事情如今虽已随着时光的轮回而模糊了,就如春风,来过了就不再停留。但回眸人生经历中往事,却是对当初我们付出过的艰辛和逝去的时光的丝丝怀念,也如同看老电影亦有许多乐趣!
   列夫·托尔斯泰说“人生不是一种享乐,而是一桩十分沉重的工作。”码字与当土夫子比,也不会土松。为了不伤知友的眼神,我只能笨鸟先飞,在和知友的交流中逐步提高。“三人行,必有吾师”也!
     谢谢远眺姐一如既往地鼓励我!顺祝秋安!请代问姐夫哥和知星校友好!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6 06:56: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七哥帮我打的灶。

天地人和 发表于 2017-10-11 09:11
好一个活灵活现的“周七哥”,总统妙笔生花。


065610y89p3e3aw1afp3n3.jpg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7 05:49:43 | 显示全部楼层

1970年我(上右1)和农民兄弟在生产队育种,下右1穿白衣者是七哥

麓山远眺 发表于 2017-10-13 15:47
夜深人静版主说李根是农民作家,确实乡里乡亲人物他写了不少。
我看知网平民作家也非李耕莫 ...


054931dqylhmqmogockxzm.jpg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8 20:3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位知友问我你文中写七哥讲:“有天晚上路过这里,屎涨急了,就骑在水圳上丢堆,哪晓得,吃的空心菜没有切断,还有好长一截吊在屁眼上。咯些柴鱼怕莫也是饿涝鬼,一齐过来抢食,我屁股一翘,竟钓了一条上来。”咯是真的假的呢?!我告知:记录了他的原话,但事情真假就不得而知?他人称“周闹子”呢!哈哈!他确实蛮有味。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8 21:58:3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周七哥打的灶,脑海中被李耕君描绘的周七哥又活灵活现出现。他何其勤劳、能干、聪明,做泥木工,干农活,犁耙不学自通。他为生计多挣工分。打农药,只要当过知青的人都知道。那是一件农活中,农民最不愿意干的活,因为气味难闻而对身体有很大的危害。育秧、插秧样样难不倒他。可惜修三线生活大意,结束了短斩的生命,悲哉!痛哉!如果周七哥成了家,也有人心痛他,爱他,太遗憾了。
    这也让我看到李耕君在知青岁月,一个刚从学校高中毕业的学生,对前途充满幢景,而命运使他当上知青。农村知青的酸甜苦辣,尽尝无穷。他心中埋下写作梦,没有破灭,他以乡村生活为素材,通过在农村的体验,写下多篇乡村印记的好文,深深的感动着知友。他以一颗发愤向上的心,发扬正能量作用。在知青网低调做人,以诚恳热情帮助和团结他人,他的知识掌握得广泛,就如他的为人宽宏大量。生活的历炼他厚学薄用。愿夕阳生活越来越美,家庭美满幸福!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0 11:42:11 | 显示全部楼层
乐观之人 发表于 2017-10-18 21:58
看到周七哥打的灶,脑海中被李耕君描绘的周七哥又活灵活现出现。他何其勤劳、能干、聪明,做泥木工, ...


     回乐观之人: 七哥生性顽皮、幽默、灵泛!他常问知青-些的问题如:蚊子也像鸭子一样大摇大摆地走路吗?北京鸭子听得懂湖南水鸭子讲话吗?虽让人哭笑不得,无言可对,却给我们带来快乐。
                   谢谢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2 06:3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7-10-20 11:42
回乐观之人: 七哥生性顽皮、幽默、灵泛!他常问知青-些的问题如:蚊子也像鸭子一样大摇大摆地走 ...


    青春岁月像条河,奔流不息,知青生涯虽已随着时光的轮回,淡了许多。但那些曾经令我忧伤、彷徨、期盼、恩怨的人和事,却依然会流淌在脑海中,为我日后码字积累了不少素材。生命是有尽头的,故人到老年,我也拿起笔写下了若干篇乡村印记。我想记下农村中性格各异的人和形形色色的事,不妨留个念记吧。周七哥生性顽皮、幽默、灵泛。当年他常问知青-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如:蚊子也会像鸭子一样大又大摆地走路吗?北京鸭子听得懂湖南水鸭子讲话吗?虽让人哭笑不得无言可对,却给我在辛苦的劳作中,带来许多乐趣。周七哥客死他乡,匆匆走过了短暂人生,令人唏嘘不已。一位知友回帖中说得好:但愿这样的历史故事不再发生!”
    哈佛大学的心理学家艾伦·朗格教授写了一篇《专注力是与岁月对抗的力量》的文章。朗格教授今年63岁,酷爱网球,年轻的时候,曾经因摔断了脚踝,医生说她再也不能打网球了,但现在她双腿健康,仍然在打网球。她集30年的研究与实践创造了“可能性心理学”。其研究假设是:“我们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或者能变成什么,一切皆有可能。而核心概念则是“专注力”。这里所指的专注力,是说我们需要时不时地停下脚步,思考一下我们在做什么,在某个情境下是怎样反应的,还有没有别的选择?换句话说,专注力就是一种简单的实践,要时常去留意新的事物、积极寻找差异。让自己对人和环境重新敏感起来,向新的可能性敞开、形成新的视角。”我觉得她说的颇有道理。时光冉冉, 我们已不再年轻, 尽量专注地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如在湖知网码字发图,我觉得也是一种乐趣!亦可延缓老年痴呆。
     谢谢各位江永知友关注我的习作《乡村印记之: 周七哥》!致敬!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7-12-15 14:33 , Processed in 0.244095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