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82|回复: 2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拾起遗落的岁月一儿时的东大路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17-10-10 05:51:36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拾起遗落的岁月一儿时的东大路
     
    咯一向靖县乐园热闹非凡:雨声动听的《乐家巷》;楚人的《中心点》;驻马回龙、笨笨牛《老黄兴路与店铺》。夏悸、晏生版主修路搭桥,众多知友纷纷参与掀起一股长沙老街巷回忆风。我也发段文字,打个吆喝吧:      
    1955年长沙市原东区文艺乡有条马路叫东大路。1956年秋,我在大同小学一甲班发蒙时,就住在东大路附二号(现长沙石油液化气公司北侧、省有色设计勘测院处)。如今东大路早己消失了,旧居也被高楼大厦取代。但儿时的童趣却依然历历在目,依然那么清晰,依然使我难以忘怀,仿佛还在昨天。
    大同小学是1948年由旅印华侨谭云山先生创建的。那时学校的大门也是朝西开在东大路上一进学校大门是个礼堂,再走过一栋四合院式的单层教室、办公房和一个池塘后,又有一栋两层楼的教学楼、操场和食堂。大同小学的学生除部分是省委、军区大院的子弟外,大多是住在学校附近中心点、东大路、新生村、新军路、燕山亍、五一大队的民家子女。那个年代,课余活动时自然没有变形金钢、遥控汽车之类的玩具,但我们总能找到自己的玩法和乐趣。伢子们点弹弹、丢跪碑、滚铁环,拍“洋菩萨”和油板;妹子们则跳橡皮筋、踢毽子、跳房子、啄子(向上抛一个装了沙子的小布袋,在小布袋落地前,快速翻转桌上的几张竹壳麻将牌)。炎热的夏天,不少同学们会带把扇子到学校扇风降温。蒲扇、席草扇、折扇,还有用厚“马粪纸”自制的扇子。有人还在扇子上工整地写上:“六月天气热,扇子借不得。虽然是朋友,你热我也热”的温謦提示,预先将借扇者拒之门外。下课后,我们在学校的池塘边树丛中捉“洋迷迷”(蜻蜓),用瓦片往塘中打“飘飘”,睹狠谁扔的瓦片,在水面上飘的个数多、距离远。胆大的男生,会爬到树上捉“缝缝”(分别读heng heng上、去声),再用棉线束在它的头部,友情分送给学友。大家只要抓着棉线的一头,“缝缝”便飞起来,教室里顿时响起一片嗡嗡声。我们还会用铁丝或树叉和车胎皮做成弹弓,打射小石头或纸团子弹操眼法;用鹅毛管子自制桔子皮枪发射桔皮子弹;还鬼舞十七地在玻璃瓶中装上生灰,然后快速地倒点水,再塞上瓶盖丢进池塘中炸鱼虾。寒冬腊月,不能去户外活动,下课时我们便在教室内挤“油渣子”取暖。因顾忌男女授受不亲,男生和女生须分别靠在教室一面墙上玩。我们吆喝喧天地从两头往中间使劲挤,挤得中间的人耐不住两边的压力而出局。还有由一人做马,另一人做骑手的骑高马打仗,扔用废纸折的飞机、火箭等,这些都是我们乐此不彼的游戏。仿佛都有一股用不完的动力,洋舞六尘地寻求我们的童趣。当刚从湖南一师范毕业的莫剑芳老师,接手当我们这个被称为“鸡毛班”班的班主任并教语文后。他费心尽力、软硬兼施,几经努力终于摘掉了“鸡毛班”的帽子,使本班走向正轨。
    记得有回上新课:学习李白七言绝句《早发白帝城》这首诗。莫老师用他带有望城坪塘口音的普通话,朗颂一遍后发问:哪位同学知道这首诗的意思吗?因为从小就读过《三国演义》,所以自以为是的我立即举手发言说:“我晓得,‘朝辞白帝彩云间’的意思是:刘备为报东吴孙权杀害他义弟关羽、张飞之仇,起兵攻吴,结果被东吴火烧连营,兵败后又气又恨,在早晨死在白帝城。‘千里江陵一日还’,是指刘备的儿子阿斗继位后,贪图享受又不听诸葛亮的话,结果使蜀国的江山一天中就被魏国灭亡……”。莫老师笑着说:“你能主动发言,想象力丰富值得赞尝,但将李白这首写他自己被流放夜郎,走到四川遇大赦后返回时,描写从四川下江陵舟行情景的诗,与刘备白帝城托孤联系起来,这就是张冠李戴、一知半解罗”。哈~哈,如今回想此事连自己也觉得好笑。
     我在大同读小学时也爱上足球,自告奋勇当守门员。有次在青少年宫看市队打球,我站在球门边学门将的套路。不幸被偏移的射门球击中鼻梁,鲜血满面倒地,致使鼻中隔弯曲,由于收缩功能差,至今还容易患感冒。
     小学四年级时,我迷上了吹笛子。每天晚上,做完作业,我便依在门边,拿起竹笛十分投入地吹奏:《金蛇狂舞》、《花儿与少年》等乐曲。手指跳跃之间,一个个音符从指尖蹦出来,轻舞着、缭绕着,悠扬地飘向天穹。有一年我被选拔参加以大队长谢若冰学姐为首的舞蹈队,学习跳苏联老大哥的俄罗斯集体舞。为此还遭到个别男女界限分明的同学的取笑:“羞…羞…羞,刮猪油,不怕丑和妹子跳舞”。那年我还和周立、杨盾、白玉洁等同学,在刚开播不久的湖南电视台,录制听革命前辈欧阳应坚,讲《我的一家》的故事的节目。身着白衬衣蓝长裤,系着鲜艳红领巾的我们,行了标准的队礼后,微笑地向欧阳应坚伯伯,献上了一束我们自己制作的红彤彤的纸花……
     嘴馋的我们也偶然吃点零食。从用纸做的钱包中拿出一、二分钱,到中心点(楚人介绍:抗战之前,长沙市政府做过城市规划,当时称为“城市计划”。1937年长沙市政府编制的《长沙市图》,标记了一批规划建设的城市道路。在“中心点”这个位置,画了一个大红圈,内有4字:“中心商区”。东西走向是既有道路新军路,南北方向的红色较粗的线条是规划建设的东大马路,也就是今天的韶山路。在新军路北侧也有一条红色粗线条,那是规划中的中山大马路的东延线,是今天的八一路。)的小铺子,买包用纸包成三角形的小食品。诸如盐水豆、香元条(糖浸柚子皮)、鼻屎“痂”(盐、糖浸制的桔子皮丁)、人参米(爆米花)。如若谁拆开纸包,发现里面装有一张“洋菩萨”时,便立刻会发出欢呼声,仿佛如同中了大奖般高兴。夏天我们还会用纸折成一个猪脑壳形状纸包,再在里面装上六一散,与同学你喷一口我喷一口,共享甘草、薄菏混合物的清凉和甘甜。以至在五十年后,我与一位在市国土局任职的大同学妹交谈时,她还说:“读小学时,我还吃过你的六一散呢”。囊中羞涩的我们自然无力去购买和受用九如斋的“寸金”、“交切”“雪枣”,沙利文的“沙琪玛”、“奶油蛋糕”之类的高档零食。有次我不小心将买大字本的五分钱掉了二分,回家再要又怕吃“楠竹丫子枝炒肉”。此时张炎烈、曾夏湘两位学友仗义相助,陪我去撑板车赚工钱。三个人卖力地帮一位搬运师傅将一辆装满红砖的板车,从大同学校撑到烈士公园南门,才黑汗水流地赚了五分钱。再走路回到中心点。我买了大字本,剩的三分钱每人就大快尕颐地吃了一块“糯米姜汁团”,满口遗留带着姜汁的甜味。
     1958年我们也热血沸腾地投入了“大炼钢铁”和“除四害”运动。现在袁家岭立交桥西北角,当时正在修建煤炭局大楼,有不少机械厂的垃圾回填,所以成了我们的淘宝福地。拖垃圾的板车一到,便争先恐后地冲上去,抢着翻寻废铁上交学校。有个可敬可爱的同学为了本班不落后,竞将自家的炒菜铁锅,敲个洞提到学校,而挨了他父亲一顿饱打。我们用弹弓打麻雀,爬树、上房掏雀窝,敲锣打鼓吆喝喧天驱赶麻雀,使之精疲力竭地掉下来,再判其死刑。我们到五里牌屠宰埸和五一大队蔬菜地粪池边,不怕脏不怕臭地翻寻、捕捉蛆虫蝇卵。大家都一门心思盼望在学校拣废铁、灭四害的竞赛榜上,自己班上能插满红旗。
     韶山路修好后,东大路便在长沙街路名册上无声无息地消失了。五十多年过去了,如今我坐在家中,望着电脑上这些已经写好的文字,东大路和大同小学六甲班的学友、老师,都会在梦境里鱼贯而过。我和那些结伴而来,蛇一般的记忆终于达成和解……有道是岁月如歌呀!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2
发表于 2017-10-10 07:15:13 | 只看该作者
伢子们点弹弹、丢跪碑、滚铁环,拍“洋菩萨”和油板;妹子们则跳橡皮筋、踢毽子、跳房子、啄子(向上抛一个装了沙子的小布袋,在小布袋落地前,快速翻转桌上的几张竹壳麻将牌)。炎热的夏天,不少同学们会带把扇子到学校扇风降温。蒲扇、席草扇、折扇,还有用厚“马粪纸”自制的扇子。有人还在扇子上工整地写上:“六月天气热,扇子借不得。虽然是朋友,你热我也热”的温謦提示,预先将借扇者拒之门外。下课后,我们在学校的池塘边树丛中捉“洋迷迷”(蜻蜓),用瓦片往塘中打“飘飘”,睹狠谁扔的瓦片,在水面上飘的个数多、距离远。胆大的男生,会爬到树上捉“缝缝”(分别读gong上、去声),再用棉线束在它的头部,友情分送给学友。大家只要抓着棉线的一头,“缝缝”便飞起来,教室里顿时响起一片嗡嗡声。我们还会用铁丝或树叉和车胎皮做成弹弓,打射小石头或纸团子弹操眼法;用鹅毛管子自制桔子皮枪发射桔皮子弹;还鬼舞十七地在玻璃瓶中装上生灰,然后快速地倒点水,再塞上瓶盖丢进池塘中炸鱼虾。寒冬腊月,不能去户外活动,下课时我们便在教室内挤“油渣子”取暖。因顾忌男女授受不亲,男生和女生须分别靠在教室一面墙上玩。我们吆喝喧天地从两头往中间使劲挤,挤得中间的人耐不住两边的压力而出局。还有由一人做马,另一人做骑手的骑高马打仗,扔用废纸折的飞机、火箭等,这些都是我们乐此不彼的游戏。


嘿嘿!总统兄描述的长沙五六十年代孩子们的游戏,写的太齐全的了。小时候我全玩过。
   当然,硬要搜索枯肠,还可以有迷捉藏式的“官兵抓强盗”、用“弹子盘”自制的小滑车从山坡上哗哗地冲下……等等,李耕兄的美文,让我也想起了已然远去的无忧无虑的童年。谢谢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发表于 2017-10-10 09:58:35 | 只看该作者
     一条东大路引出童年少年的回忆,呷的、玩的、学的,都在李耕的笔下描叙得栩栩如生!真是一篇精彩绝伦的儿时回忆录!读完这篇文章会让你倒回去几十年,韵童年的生活味。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发表于 2017-10-10 10:23:39 | 只看该作者
    大同,大同,又是大同。1973年秋至1974年秋,一群年轻的学徒,在粟庆林师傅的带领下,在大同小学盖起一幢教学楼。在他们即将出师的时刻,有位学徒购了一台海鸥牌相机,拍下了这幅照片。背景是大同小学老房子,李根兄应该能辨认出来,在学校进门有左边。



DSC_6669.JPG (142.66 KB, 下载次数: 0)

DSC_6669.JPG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0 15:05:16 | 只看该作者
大林小杜 发表于 2017-10-10 07:15
伢子们点弹弹、丢跪碑、滚铁环,拍“洋菩萨”和油板;妹子们则跳橡皮筋、踢毽子、跳房子、啄子(向上抛一个 ...


   
          回大林小杜友:记得少年骑竹马,不觉又成白头翁!但我在回忆少儿往事时,总有许多快慰!
              谢谢首席关注我的习作!顺颂秋安!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发表于 2017-10-10 20:06:35 | 只看该作者
    总统的一篇拾起遗落的岁月,将我们又带回到几十年以前。儿时的情景都还历历在目,我们都已经白发苍苍了。
   记得学成语时有句"白驹过隙”形容光阴的迅速,就如同从门缝里看白马奔驰而过。记忆还在,念想还在,其他一切都改变了。
   东大路有印象,但是却很久远记不清楚了。我当年住在桐荫里,要到育才小学读书,要经过新军路到文艺路,那边的情景当年是比较荒凉的,新军路那里还有一个小池塘。好像从新军路再过去一点就是乡下了。
   总统总是在寻找各种话题,谢谢你一直笔耕不倦,果然是一个李耕!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发表于 2017-10-10 20:10:45 | 只看该作者
   “会爬到树上捉“缝缝”(分别读gong上、去声)”
   这里的拼音不准确,gong读公。那种小东西用长沙话来读应该是  heng heng上、去声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20:41:40 | 只看该作者

回晏生:儿时的东大路演变成如今的韶山北路,那高楼下即东大路附2号旧址。谢谢鼓励!

游客晏生 发表于 2017-10-10 09:58
一条东大路引出童年少年的回忆,呷的、玩的、学的,都在李耕的笔下描叙得栩栩如生!真是一篇精彩绝伦 ...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19:13:52 | 只看该作者

回楚人一张1987年和两张大同小学现况照片。你那张2排左1应是你

楚人 发表于 2017-10-10 10:23
大同,大同,又是大同。1973年秋至1974年秋,一群年轻的学徒,在粟庆林师傅的带领下,在大同小学盖起一 ...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4 06:43:51 | 只看该作者
夏悸 发表于 2017-10-10 20:10
“会爬到树上捉“缝缝”(分别读gong上、去声)”
   这里的拼音不准确,gong读公。那种小东西用长沙话 ...


       回夏姐:岁月如歌,不经意之间,我的黑发有了不少银丝,青春的甜酸苦辣在我的脸上雕刻出了道道皱纹。人到老年会醒悟:生命是有尽头的。我便拿起笔陆续写下了若干文字,将那些在飘荡在脑海中一些忧郁、伤痛、欢愉及感悟的人和事写下来,以留作念记,这也是自己对当初的付出和逝去的时光的一种怀念。故在湖知网码字发图,我觉得亦是一种乐趣和可以延缓老年痴呆吧!
      谢谢夏姐一如既往地鼓励我!还帮我更正了本文的拼音!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5 06:20:42 | 只看该作者

中心点的邮电局、长城宾馆都拆了

楚人 发表于 2017-10-10 10:23
大同,大同,又是大同。1973年秋至1974年秋,一群年轻的学徒,在粟庆林师傅的带领下,在大同小学盖起一 ...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尚留存的新军路

夏悸 发表于 2017-10-10 20:06
总统的一篇拾起遗落的岁月,将我们又带回到几十年以前。儿时的情景都还历历在目,我们都已经白发苍苍了 ...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这是二里牌原址,《怒潮》曾在此拍了一组镜头。现土砖房、菜土、麻石小路都消失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
发表于 4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八十年代中期,我钻山打洞将女儿送进了全市最好的省干三幼儿园全托。周末接送她要经过大同小学,听说是最好的小学,无奈路途遥远难接送,只能就近入读,错过了她成为总统校友的机会。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深行者 发表于 2017-10-19 10:20
八十年代中期,我钻山打洞将女儿送进了全市最好的省干三幼儿园全托。周末接送她要经过大同小学, ...


     若八十年代中期我们相识,你就不要钻山打洞了,省干三幼儿院老院长齐新先生讲话还有用。大同小学我也很熟。哈哈,笑谈了!发张省干三幼儿院、大同小学现况片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李耕 发表于 2017-10-20 14:46
若八十年代中期我们相识,你就不要钻山打洞了,省干三幼儿园老院长齐新先生讲话还有用。大同小学我 ...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
发表于 3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耕哥,大同小学现在还是原址吗?以前每次回长沙,坐公交时都要经过大同小学,只是从来没进去过。你对儿时读书的学校感情够深的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
发表于 3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耕兄,你发照片时可在两张之间点一下Enter键,中间留一格空好看点。班门弄斧了,莫怪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
发表于 前天 02:58 | 只看该作者
雨声动听 发表于 2017-10-20 19:26
耕兄,你发照片时可在两张之间点一下Enter键,中间留一格空好看点。班门弄斧了,莫怪啊。

       那确实,动听君说得对!你看唦,总统在门口照相,楼顶上一位女士抢镜头,太不懂味哒。趁保镖不在,我甚至怀疑她有行刺总统的图谋!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
 楼主| 发表于 9 小时前 | 只看该作者
雨声动听 发表于 2017-10-20 19:19
耕哥,大同小学现在还是原址吗?以前每次回长沙,坐公交时都要经过大同小学,只是从来没进去过。你对儿时读 ...

     回雨声动听:大同小学现还是在原址重建的,比原来洋气多了。谢谢你介绍发图技巧,我再发两张试试。顺祝秋安!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7-10-23 16:00 , Processed in 0.094006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