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69|回复: 37

周“闹” 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0 05: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周“闹”
     周学文是我下乡插队时,村里的一个青年农民。当地人将那些爱热闹,喜欢逗把,搞恶作剧的人都称之“闹子”,周学文就正是一个咯号角色,所以村里人都叫他“周闹子“。
     那时他已三十岁出头,却还是个快乐的单身汉。他那张被太阳晒得很黑的四方脸上,长着一双喜睁不喜闭的细眼睛,眼神里却透出几分灵气。他不仅抛粮下种,扶犁掌耙件件皆能,还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泥匠和木工手艺,间常外出赚点活泛钱。在队上出工时,只要他在哪丘田里做事,那丘田便会不时飘出嬉笑声。闹哥整天象上满了发条似的,扯四季卵谈、哼小调、唱花鼓戏,总有讲不完的话,唱不完的调。插田时他会邀一位高手,一左一右有意将他不喜欢的某个人夹在中间,然后他就和高手鸡啄米似的使劲往前插,一会儿功夫那位背时鬼,便被关在两边插好的禾苗中,咯一手谓之“关巷子”。留在“巷"中的秧把也尽是人家不要的牛婆秧(指没洗干净,每把又大的秧把子),害得那个背时鬼越插越慢,一身泥水,叫苦不迭。这时闹哥会象得胜的将军一样,站在田埂上拍手大笑,念念有词:“关鸡、关鸭、关猪婆,冇得本事你莫插禾”。歇气时闹哥更是风头出尽,他会用稻草去“须”欲睡人的鼻孔、耳朵;或是用田泥巴做成一具男性的生殖器,还沾上丝草,活灵活现的去逗姑娘大姐,羞得红花妹子连忙捂上眼睛,惹来堂客们一阵“砍脑壳”“化生子”叫骂声,田垅里顿时充满了快活的空气。更有甚者,闹哥竟在一位平时十分小气的人,带茶水的包壶里偷偷地屙了一泡尿,害得别人吃了尿茶后,直到散工路上还在反胃。他善喜帮别人取小名,“背高峰”、“张三狗×”、“翘屁股”、“骚叫鸡“等都是他的杰作。连公社搞平田化那阵子,有丘又窄又长的田,也被他取名“狗卵长丘”,一直叫到至今。如此种种,人们以至忘记了他周学文的大名。但他对知青特好,因为他在家排行第七,我便叫他七哥。
     下乡不到半年,队上停止发放伙食补贴,加之不同校的知青也为了出钱、出力和的问题各有小九九,知青集体户就寿终正寝,各自过起了出门一把锁,进屋一把火的生活。散伙后,七哥主动包揽了为我打灶的业务。帮我打灶时,虽是做泥水活,他却穿着一件白大布衬衣和一条兰卡其布裤。“捡场啵”?我指着和好的砌泥和堆码整齐的土砖问道。七哥放下工具一屁股坐在我唯一的椅子上,“莫急,莫急,扯下四季卵谈,歇下到岸气,性急不经老呢”。他接过我泡的茶,掏出一包“红桔”香烟,翘起二郎腿吞云吐雾,一边还热情地告诫我,初到农村,凡事不习惯,头一做不得莫霸蛮,炸了腰就不得了。当七哥听说我有19岁时,突然问我:“你晚上睡觉‘扯风蓬’啵?”“扯风蓬”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蠢宝,就是晚上睡觉卵硬不?”接着一阵哈哈,笑得我满脸通红。周七闹丢掉了烟头,脱下长衣长裤,打着赤膊穿条花短裤,再系上一条腰围巾。口中念念有词“灶神、土地爷在上,保佑知青小李的灶又好烧、又省柴”。随即“嘿”了一声就开始为我打灶。这家伙,莫看他身材不高,不显得壮实,右腿还有点微跛,做事却真不含糊,几十斤一口的土砖在他手中如同摆弄小孩玩的积木,游刃有余,口中还不时唱出一首首山歌:“郎也乖妹也乖,郎进堂屋妹躲开,有情做个无情样,神仙难摸鬼难猜……”不到半日功夫,一口精致的园形单锅回风灶就打好了。我连呼“谢谢七哥”,并按队上的行市,掏出用红纸包好的1元工钱递给他,“呃!咯就小看了我周学文呢”,他不高兴地说:“金钱如粪土,仁义值千金,你是毛大爹的客人,当然就是我们贫下中农的客人,把么子钱啰。”面对如此的诚恳,我只好连忙收起了工钱,随即拿起七哥的砌刀放进水桶,准备洗干净。“呸、呸、呸”!谁知七哥弹簧似的蹦起,飞快地从水桶中拿出砌刀,甩干水,用腰围巾仔细擦干,并在地上用力蹬了三脚,很恼火地说:“哎呀,李伢子,你咯会洗掉我的财气咧”。天晓得他竟有如此奇怪的行规,我慌忙表示歉意,“算哒,算哒,不知不怪,下不为例呢。”说完七哥又快活地哼起山歌,饭都不吃地走了。
    他打的灶果真好,火大,省柴,而且灶口上砌了一个圆洞,还可放把催壶(陶土烧制的圆形水壶)利用余火烧开水。从此我和七哥很熟了。他告诉我做各种农活,也教我一些出“大寨工”如何多挣工分的技巧,还不时为我同工而得不到相应的工分的事,挺身而出为我打抱不平。有回和队上的记工员吵得面红耳赤,甚至双方骂娘吐烂痰,险些动起了拳脚。
     一天晚上,我应邀到周学文家玩,走进他的家,全然没有一点单身汉的感觉,屋里屋外收拾得干干净净,门窗漆了油漆,墙壁涮了石灰水,卧室里那张做工精致的宁波床上,被子叠得棱角分明,被子中间也像当地布置新房一样插了一支手电筒。“要得啵?”七哥问我:“这床我自己做的,以后你讨堂客,做床铺算我的。”他胸脯一拍便走进了厨房,不一会便端出了火焙鱼,炒黄豆和辣椒萝卜,殷勤地请我喝酒。我以茶代酒与他对饮时,劝他大可不必为我和记工员吵,闹哥却双眼一瞪吼道:“妈妈的×,老子屋里几代贫农,我怕他个卵,他(记工员)屋里还是上中农。”抽了一根烟,他又恢复了快活劲,指着墙上挂的自制大筒(二胡类),笑着对我说:“小李,你会拉花鼓戏吗?”“先听你唱,我再试一下看。”我调好了琴弦,七哥有板有眼地开了腔:“奴在绣房绣花棱,忽听门外梅花、莲花四季花儿开,情郎我的哥,你要交情晚上来……”他唱得有声有色,我却伴奏得十分勉强。“呃,你讲供销社的邹妹子长得漂亮不?”唱了几曲,七哥突然问道。我点了点头:“去称盐、打煤油时看见过。”“你晓得啵,邹妹子是我的结拜老妹,以后要批什么计划条子,买肥膘肉,你找我啰。”接着他还神秘兮兮地告诉我,邹妹子奶子大,很骚。他老倌在县里当官,比她大十几岁,一脸的麻子,长得又丑。有天晚上,邹妹子尿涨醒了,撒娇要老倌抱她屙尿,老倌怕死了嫩堂客只得照办。谁知那晚供销社进了贼牯子,躲在墙角,恰恰看到了这幕西洋镜,忍不住哈哈一笑,把她两公婆吓得要死,老倌手一松“咣档”,邹妹子一屁股把尿盆坐得稀烂……天啦,鬼知道闹哥是如何得到这等房中机密的。
    那年“双抢”后,晚稻长势很好,当村民庆幸今年会有饱饭吃时,想不到发生了虫灾,稻螟虫、稻飞虱猖獗。队上购买了一批高效剧毒农药“1059”水剂和“1065”“666”混合粉剂,出高工分派人专职打农药。“李伢子,跟我打药去啰”,听到这个消息,周学文找我说。“都说那二种农药很毒?”我有些害怕,“怕么子啰,人死卵朝天,冇死每天赚三十分工分,划得来”。在他的劝说下,我俩成了专职打药员。那个年代哪里谈得上劳动保护,一套旧长衣长裤,戴顶草帽,一条湿毛巾,这就是全部保护措施。虽然立秋了,“秋老虎”仍在肆无惮忌地施展它的威风,我和闹哥一个肩背手摇水剂喷雾器,一个胸挎手摇干粉喷雾器,顶烈日抗高温,一丘丘田打药,刺鼻的剧毒农药味,让我透不过气,连周学文也全然失去了闹哥的风采,歇气时,满面仓白的我们脱掉长衣裤,拧干带有农药味的汗水,跳进村中的小溪洗了个痛快澡,然后在荫凉处大口大口的呼吸,仿佛要吐尽吸入体内的1059“和“1605”。缓过神来,他闹子的特点又发作了,“你晓得啵?队上那个梳着粑粑头,手脚巴壮,胸脯鼓鼓的堂客么?”闹哥说:“她是富农焦三爷的儿媳妇呢。"妈妈的×”,闹哥又骂道:“你莫看大队民兵营夏营长鳖满口马列,有回大白天,我看见他咯只骚叫鸡在茶籽林,抱了‘粑粑头’打啵呢。真的是背绿时, 害得老子生了几天‘挑针子’”。话题一转,他又指着连接小溪的一条水圳说:“这里一到春上会有好多柴鱼吃斗水,有天晚上路过这里,屎涨急了,就骑在水圳上丢堆,哪晓得,吃的空心菜没有切断,还有好长一截吊在屁眼上。咯些柴鱼怕莫也是饿涝鬼,一齐过来抢食,我屁股一翘,竟钓了一条上来。”“哈哈”,讲得我肚子都笑痛。
    打药时,闹哥异常认真,他此时的口头禅是“免得糟蹋到口的粮”。有时一边摇动喷雾器,一边还骂虫子,“畜生,你们要吃老子的粮,老子就要你们的命”!打药治虫工作完成了,受伤的晚稻又恢复了青春,放眼望去,枝繁叶茂,绿油油的一片。那时真的蛮开心,大家快有饱饭吃了!
    修三线铁路时,七哥作为技术民工参加了修路大军,开赴怀化山区修三线铁路。但不幸的是,七哥却客死他乡,再也没有回到生养他的故土了。一位同去修三线铁路的知青写信告诉我,七哥所在的工兵营,提前打通了一条隧道。在庆功会后会餐时,他和别人赌狠吃酒而仙逝。对他的死,村里的人众说纷纭:有说周七闹连堂客都讨过,还不晓得女人是么子味,死得不值;有人却信誓旦旦地说:你们晓得个屁,!供销社的邹妹子和他有“路”呢……
  时隔四十多年,现在每当我打开燃气灶做饭时,四方脸的七哥和那口单锅回风灶还会晃动在眼中,他仍然如故地打着哈哈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发表于 2017-10-10 09:29:24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0 12:5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周七闹聪明能干,与知青相处不错,他有自己的行为准则和处事方式,尽管有不足之处,我行我素,他按自己的生活方式活着也知足了。在我们农场使用‘1605’和‘1059’剧毒农药时,是不准用在吃的作物上,一般用于棉花类不能吃的作物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0 14:56:4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士安兄首席关注!此图标却有点搞砣不清?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0 15:3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湖南知青有位农民作家叫游客晏生,大家给他的昵称“土包子”作家,另一名农民作家非李耕莫属了,《吹起心中的短笛》引吭高歌,乡村生活记忆那么清晰,点点滴滴勾勒的有滋有味,活灵活现。
   这篇主人翁“周七闹”与乡下其他单身汉有别,为人正直聪明能干爱干净,好打抱不平,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其实,女人最喜欢“坏男人”,俗话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供销社的邹妹子也许就是看中他与众不同的德性。这么好的农村青年禾改他不正儿八经找个婆娘过日子呢,这是个迷。
  平凡的乡下农民周七闹没有死,他仍然活在人们的心中。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0 15:4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先生将一位农村多面手青年能人写得活灵活现,家里也收拾得干干净净。应该讨个能干堂客,安生过日子。可惜过早走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0 19:01:58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物写得很活,楼主有这方面才能,小人物在李君笔下写得栩栩如生,看好!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0 19:44:0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欣赏乡土气息的佳作!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05:4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枫树林 发表于 2017-10-10 12:59
周七闹聪明能干,与知青相处不错,他有自己的行为准则和处事方式,尽管有不足之处,我行我素,他按自己 ...


      回枫树林友:那埸虫灾来势很猛,病急乱投医, 那二种农药还是队长找公社批条子买的。1605和1059确实是有机磷剧毒农药。资料介绍这些剧毒农药能通过皮肤、鼻、口、眼侵入人体,引起中毒,重则死亡。万幸那时没有中毒。不然也上不得湖知网了,菩萨保佑!
               谢谢兄台关注我的习作!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1 12:5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湖南知青有位农民作家叫游客晏生,大家给他的昵称“土包子”作家,另一名农民作家非李耕莫属了,《吹起心中的短笛》引吭高歌,乡村生活记忆那么清晰,点点滴滴勾勒的有滋有味,活灵活现。


   
夜深人静版主说李耕是农民作家,确实乡里乡亲人物他写了不少。
我看知网平民作家也非李耕莫属,别忘记他笔下校正街上那些街邻们。 李耕下乡几年、在基层工作好多年,最了解底层百姓疾苦。他厚积薄发,加之文学功底好,写草根百姓题材似如鱼得水,大作家也不如你!
   我下过乡,回城后又是在泥木队干活,这周“闹”哥我似曾相识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1 19:3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麓山远眺 发表于 2017-10-11 12:56
湖南知青有位农民作家叫游客晏生,大家给他的昵称“土包子”作家,另一名农民作家非李耕莫属了,《 ...

麓山远眺说得对!李耕兄也是一位多产作家,肚子里货蛮多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1 19:3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7-10-11 05:45
回枫树林友:那埸虫灾来势很猛,病急乱投医, 那二种农药还是队长找公社批条子买的。1605和1059确 ...

有一次在队里给棉花打1605,没戴口罩以为问题不大,没想到第二就倒在床上起不来,睡了二天二晚肚子饿了才醒过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19:33:58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7-10-10 15:36
湖南知青有位农民作家叫游客晏生,大家给他的昵称“土包子”作家,另一名农民作家非李耕莫属了,《吹起 ...


   岁月如歌,在不经意之间,我的黑发变成了银丝,青春的甜酸苦辣在我的脸上雕刻出了道道皱纹。但是将那些在记忆中留下的一些忧郁、伤痛、欢愉及感悟的往事写下来,我想是对当初的付出和逝去的时光的一种怀念与感恩,也是一种乐趣!基于此,我由不上湖知网到上湖知网,而且成了每日早中晚必修之课,这就是湖知网的凝聚力!虽然自己水平有限,但我会努力当好土夫子的。
          谢谢夜深人静兄留玉鼓励和鞭策!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21:27:05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 发表于 2017-10-10 09:29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编辑使用道具 评分
    隐士安兄,你的每个跟帖图片都是网上直接复制后粘贴到湖知网,都是设定防盗链的,你复制的时候,只有你自己能知道是什么图片,除你之外没人能看到,所以,好些人也在问你发的什么东东,不明白……
    如果多一道程序就不会产生“防盗链”视觉了,首先把图片下载到你自己的电脑上,然后再上传就没有问题了。
11.jpg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3 15:28:19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子地夜话 发表于 2017-10-10 15:48
李耕先生将一位农村多面手青年能人写得活灵活现,家里也收拾得干干净净。应该讨个能干堂客,安生过日子。 ...


   回天子地夜话友:蹉跎岁月中往事,虽已随着时光的轮回,淡了许多。但曾经那些令我忧伤、彷徨、期盼、恩怨的人和事,却依然会流淌在脑海中。故我也拿起笔写下了若干篇乡村印记。我想这就是人到老年,会突然醒悟:生命是有尽头的, 不如先留个念记吧。故我等应保持知足常乐的心态, 欢度晚年!谢谢兄台关注和鼓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3 17: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7-10-13 15:28
回天子地夜话友:蹉跎岁月中往事,虽已随着时光的轮回,淡了许多。但曾经那些令我忧伤、彷徨、期 ...

李耕君:我现在是昨天准备今天要做的事忘记了。甚至进厨房要拿什么,走进厨房又想不起要拿什么。但过去几十年的事,尤其是下乡的日子里的事情却记得清清楚楚,都想记下来。你有关乡村农民和市民写得很传神。“水浒传”和“三国演义”是施耐庵和罗贯中俩师徒写出来的。“水浒传”的人物描写就特别细腻、由远及近,好象一个人迎面走来。逐步看得越来越清楚。刻划得入木三分。你的人物也写得很细致。拜读了。受益匪浅。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4 11:43:29 | 显示全部楼层
章民锋 发表于 2017-10-10 19:01
人物写得很活,楼主有这方面才能,小人物在李君笔下写得栩栩如生,看好!


     回章民锋兄: 蹉跎岁月中的往事,虽已随着时光的轮回,淡了许多。但曾经那些忧伤、彷徨、期盼、恩怨的人和事,却依然会流淌在脑海中。故我也拿起笔写下了若干篇乡村印记。我想这就是人到老年,会突然醒悟:生命是有尽头的。
    杨绛先生说:“上苍不会让所有幸福集中到某个人身上,得到爱情未必拥有金钱;拥有金钱未必得到快乐;得到快乐未必拥有健康;拥有健康未必一切都会如愿以偿。保持知足常乐的心态才是淬炼心智、净化心灵的最佳途径。”因此我在湖知网上码字发图, 意在与知友交流中互学互补, 享受抱团取乐的欢愉!
               谢谢兄台鼓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4 13: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幸得听哒巷子姐姐的话,到茶座来串串门子,不然到哪里克欣赏国样韵味的段子,好去处,好玩!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4 14:5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楊柳岸 发表于 2017-10-10 19:44
学习、欣赏乡土气息的佳作!


   这篇文章我是想将一个有特点的普通农民的故事,呈现给网友,再现那个年代的凡人轶事和农耕图景。文章仍很粗糙,谢谢杨柳岸兄台雅正和鼓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4 19: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有了解乡村、熟悉农民才能贴近生活写出浓郁的乡情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7-10-24 06:36 , Processed in 0.746043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